克拉姆尼克这个棋王来之不易,克拉姆尼克愿意在比分问题上让步

by admin on 2020年4月27日

(大纪元记者李熔石综合报导)出乎人们意料,举世瞩目的国际象棋世界棋王争霸赛,因为厕所的问题几乎演变到了几乎夭折的地步。由于新世界棋王托帕洛夫怀疑传统棋王克拉姆尼克在比赛中借上厕所之机作弊,请裁判关闭了克拉姆尼克的单人厕所。对此,克拉姆尼克抗议,甚至以弃权第5轮比赛来维护自己的权益。多年来世界棋王与世界冠军“两王并存”的格局好不容易有了和平解决的转机,现在却可能成为泡影。

前几天因“厕所”事件而陷入僵局的国际象棋世界棋王争霸战出现了转机,停赛两天的比赛已于莫斯科时间10月2日继续进行,双方比分从3比2开始。第六局、第七局两场比赛,交战双方——现国际棋联世界冠军保加利亚棋手托帕洛夫和“传统世界冠军”俄罗斯人克拉姆尼克都弈成和棋。目前,克拉姆尼克以4分比3分暂时领先。

(大纪元记者李熔石综合报导)上周,国际象棋世界棋王统一赛在俄罗斯落幕。世界职业棋协冠军、俄罗斯选手克拉姆尼克在四盘快棋加赛中,以2胜1和1负的战绩击败国际棋联世界冠军、保加利亚棋手的托帕洛夫,成为国际象棋“世界第一人”。克拉姆尼克也成为国际象棋界分裂13年以来第一位真正意义上的棋王。

上厕所的次数受到质疑

普京“干预”下棋王让步

“棋王”来之不易当之无愧

争霸赛共下12局,先得6.5分者将成为统一的无争议的世界棋王。两位主角是来自保加利亚的现国际棋联世界冠军托帕洛夫和东道主俄罗斯棋手、“传统世界冠军”克拉姆尼克。

引发矛盾的卫生间问题在10月1日得到解决,托帕洛夫方面同意在棋手休息室开设单独卫生间,但双方的卫生间必须允许对方人员进行检查。受到克拉姆尼克指责的仲裁委员会两名成员——国际棋联第一副主席马克罗普洛斯、副主席阿兹迈帕拉甚维利自动辞去仲裁委员职务,仲裁委员会的职责暂由国际棋联主席伊柳姆日诺夫亲自行使。

由于本次棋王争霸战关系到国际象棋界的“统一”,因此这场比赛意义非凡。整场比赛中,两位棋王的竞争相当激烈。双方棋风迥异,托帕洛夫是世界上最好的攻击手,斗志旺盛永不妥协;克拉姆尼克则是世界上最好的防御师,技术全面经验丰富。这一矛一盾的较量,使关注这次比赛的棋迷们大呼过瘾。在整个较量中,分出胜负的对局达到了9盘,超过了总对局数的一半,这在以前的世界冠军对抗赛中并不多见。

在前4盘比赛中,克拉姆尼克2胜2平,以3:1领先。然而,托帕洛夫却对比赛的公正性产生怀疑。其经纪人达纳伊洛夫29日向主办方提出质疑,认为对手上厕所的次数太频繁,而厕所是惟一没有监控系统的地方。他暗示,对手取得不败战绩,有可能是因为在厕所内得到场外高人的指点。

比分问题是双方谈判的最大障碍,双方一直争执不下,克拉姆尼克坚持第5局结果不算,比赛从3比1开始,而托帕洛夫则要求从3比2开始。经过研究并咨询国际棋联法律顾问后,国际棋联主席伊柳姆日诺夫宣布,双方比分从3比2开始,克拉姆尼克领先。

有道是:“争棋无名局”。整体上看,获胜者克拉姆尼克在开局准备方面比较成功,托帕洛夫尽管中局攻击力数一数二,但在克拉姆尼克稳健的控制之下,很难找到发力机会。比赛中,克拉姆尼克在布局阶段有意选择了简单稳健的变化,即使稍处劣势也在所不惜。这一策略相当奏效,托帕洛夫屡次在布局过后占据优势的情况下,无力将优势扩大为胜势,甚至出现昏着葬送好局。

监控录像显示,克拉姆尼克在已赛的4盘较量中,平均每盘上厕所的次数为25次。在第3盘比赛中,俄罗斯棋手曾在13分钟内连续去了两次洗手间。据当地媒体报导,国际象棋比赛每盘每人的如厕次数平均为5到10次。达纳伊洛夫对此表示,克拉姆尼克的行为“如果不是有鬼,那就太令人费解了”。

据透露:克拉姆尼克愿意在比分问题上让步,是因为俄罗斯总统普京指示这次比赛无论如何都要进行下去,否则将有损俄罗斯的国家形象。为此,克拉姆尼克只能让步。

本次棋王争霸战,由于比赛中段两位棋手因卫生间问题发生争执,克拉姆尼克因故在第五局弃权被判负。所以,本次比赛慢棋只下了11盘,克拉姆尼克取得3胜6和2负,成绩优于托帕洛夫。而在快棋加赛中,克拉姆尼克在四盘快棋中取得2胜1和1负,成绩也好于托帕洛夫。可以说,克拉姆尼克这个棋王来之不易,也当之无愧。

为了解决争议,主办方做出裁决,关闭两人各自独立的休息室,开放一个公共的厕所供二人使用。

这样,第六局比赛是从比分3比2打起。也就是说,克拉姆尼克第五局因弃权判负被认为有效。虽然,克拉姆尼克表示自己并不同意国际棋联的决定并提出了抗议,但他还是很有风度地决定重新坐回棋桌前,并且在第六盘开赛时与对手托帕洛夫握手致意。经过了4天的争执后,国际象棋界和棋迷们终于看到了最期待的结果。

赛后,克拉姆尼克表示这次比赛非常艰苦,超出了自己的预想。克拉姆尼克说:“我现在需要些时间来体味所发生的一切。这次比赛非常艰苦,我觉得自己发挥得不错。本次争霸战中一方多一盘先手,而且还不战而胜白得一分,这可能在世界冠军赛历史上是头一次出现。在这种情况下能够取胜我感到很高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